“在福建,我們有‘福建經濟看泉州,泉州經濟看晉江’的說法。”在晉江城市展館內,講解員頗為自豪地向海歸調研團介紹說。

改革開放以來,晉江始終是福建乃至全國發展最快、最具活力的縣域之一。海歸們不禁好奇,晉江人的“成功秘密”到底是什么?

一座縣城

書寫耀眼華章

面對著晉江城市展館內《大美晉江》總體規劃沙盤,這座早已名聲在外的縣城向海歸們“講”起了自己一往無前的奮斗奇跡。

2017年,泉州市完成地區生產總值7548.01億元,居全省第1位,連續19年領跑全省。這其中,單是一個下轄縣級市晉江,就貢獻了1/4的份額,晉江2017年的GDP為1981.5 億元,占到了福建全省經濟總量的1/16。

晉江人敢拼!拼實業,拼闖勁兒,拼咬牙堅持的韌勁!

“來來來,歡迎大家品嘗一下我們的糖果。”講解員熱情地招呼著。這是一處特別的展區,琳瑯滿目地擺放著產自晉江的各種糖果食品。金冠、親親、雅克……食品業的那句“糖果在晉江”果然名不虛傳。山東國際生物科技園副總經理楊小平饒有興致地看著手中的糖紙說道,“‘一顆糖的生意’也是大買賣,有大學問。這一顆顆給晉江的發展貢獻了大力量呢。”

一顆糖、一個瓶子、一張紙、一雙鞋……“成功密碼”會藏在這里面嗎?

在泉州約克顏料有限公司,總經理曾福泉興致勃勃地向海歸們介紹自己公司所掌握的液體色母技術。曾福泉在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獲得了博士學位,是“千人計劃”專家,回國后創辦了國內首家液體色母研發公司,技術主要用于塑料的著色和功能改進。

曾福泉手中拿著運用液體色母技術完成著色的綠色飲料瓶,著色均勻且技術環保。“別小看這個瓶子,其中的技術是我們經過獨立創新研發出來的。”曾福泉說道。

同樣的海歸身份、同樣致力于技術攻關,約克顏料的產品講解讓航天海鷹機電技術研究院有限公司智慧城市總師王金寶聽得津津有味,“不可否認的是,近幾年歸國創業的海歸質量參差不齊,有的人真有才華、有的人枉擔虛名。約克顏料的這種染色技術的確凝聚了研發團隊的心血,是在自主創新上實現的突破。”王金寶說。

北京深思云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凌云一直為自己因工作未能趕上在晉江的調研學習而遺憾不已。留美回國的她,很早以前就想去晉江看一看,“這里名氣太大了”。凌云說,“我一直想親眼看看這里的‘愛拼敢贏’,想讓‘晉江經驗’影響我如今的創業團隊。”

截至2017年,晉江擁有上市企業46家,這里的“奇跡”仍在不斷發生。

一片紙巾

傳承拼搏基因

從隨身的手提包里拿出一包紙巾,極大概率就會與源自晉江的恒安集團相遇。以女性衛生用品起家的恒安集團,早已憑借“心相印”“安爾樂”等一系列產品走入千家萬戶。

全自動化的恒安生產基地內,泉州市留學人員聯誼會會長許清水為海歸們細心講解著生產線流程上一道道工序。智能化生產解放了人力,同時大幅提高了生產效率。

恒安“少帥”,是許清水更廣為人知的身份。作為恒安集團CEO許連捷的兒子,從“創一代”到“創二代”,英國帝國理工學院留學回國的他卻無意“子承父業”。許清水選擇了另一種方式——出任連捷投資集團董事總經理,主攻房地產投資。

面前的許清水是另一種類型的海歸創業者:雖是口銜金湯匙,擁有關于成功的許多可能,但仍像晉江民營企業許許多多接班父輩的青年人一樣,伏下身子,用帶回的新理念和新方法武裝頭腦,傳承的,依然是老一輩艱苦創業的精神。

“父親是真正的白手起家,我還記得他創業的那些日子有多艱辛。也正是因為記得這些辛苦,我們在外留學的時候才更想要好好讀書。”許清水告訴本報記者。

美國密蘇里州立大學留學回國的“80后”創業者劉詩堯,今年已是回國的第4個年頭。看到恒安智能化的生產基地和許氏創業、守業的故事,他感慨頗多。“很多創業奇跡都很相似,老一輩‘打江山’,青年人‘守疆土’,重要的是始終不忘初心,這對于年輕人來說尤為重要。”劉詩堯說。

“‘紙’很普通,但整個生產線、包括運輸都實現了自動化。經歷了‘智慧化’的生產和倉儲過程,‘紙’就變得不簡單了!”多倫多大學中國合作事務首席代表戴華仁如是說。

將“一片紙”的生意做到極致,將“一片紙”的誠意留給消費者,使“一片紙”成為開枝散葉、茂密生長的“致富樹”。

晉江的奮斗基因,或許就寫在這一片片紙上面。

一雙鞋子

點亮創新靈感

一雙運動鞋、一部手機、一個相關聯的APP,使用者穿著鞋子時走的每一步都會顯示和記錄在APP上,由此收集起一整套運動數據。運動鞋不再只是一雙簡單的鞋子,正在成為人們運動的“第一助手”。

在信泰集團,萬物智聯科技——履圖商品總經理楊鑫杰邊向海歸們介紹,邊穿上了一雙“智能運動鞋”,跟隨著走動的腳步,手機上的APP顯示出了相對應的波段。湖北省留學人員商會會長陶兵林歸國后在武漢從事生物醫藥方向的產品開發,但眼前傳統制鞋業迸發的新創造力引發了他的好奇。

“這鞋中‘乾坤’不小。”陶兵林說,“我喜歡運動、喜歡跑步,這樣的智能穿戴設備很可能會幫助我更好地運動,它是一個輔助,也是今后的趨勢。”說著,他向記者展示了自己身穿的一件紀念T恤,上面清晰地印著“迷你馬拉松”幾個漢字。

晉江,因誕生了安踏、特步、361度等國內多個知名運動品牌,又被稱作“鞋都”。信泰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許金升留英回國后,也選擇了創業,瞄準的還是“鞋”的生意。從制造和創新鞋面材料,到依靠互聯網和大數據研發出一雙“有大腦”的運動鞋,以鞋服紡織供應商起家的信泰集團,早已走上了向智能可穿戴設備轉型的道路。

“我們發現了人們運動過程中更深層次的需求。不是單純的‘跑’,而是要遵循健康規律和運動方法。歸國創業首先要善于發現用戶想要什么,然后再努力替用戶去實現。”許金升說。

天色漸晚。驅車向北,在晉江老城區青陽的核心地帶,還保留著一處傳統街區,五店就在這里。在晉江,隨處都能感受到人們對事業的拼搏、對依靠本領“挖出金子”的渴望。然而在五店,速度放慢了,時間緩行,在對晉江各地的一些閩南古厝、老厝實施保護性整體搬遷之后,五店傳統街區成了晉江的一處文化地標。

搬遷后的古厝在五店得到了重生,蔡氏宗祠、莊氏家廟……老厝的厚重與周邊商業街區的繁華竟完美相融。

抬頭仰望,牌樓中間,“狀元”二字威風凜凜。“晉江有拼搏的速度,也有對文化遺產的敬畏和尊重。像是在告誡我們,回國要干事創業,也不能忘本。”陶兵林感慨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