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8日,籌備多時、萬眾期待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正式出臺,這份綱領性文件對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定位、發展目標、空間布局等方面做了全面規劃,其重點之一就是科技創新方面,提出將“瞄準世界科技和產業發展前沿,加強創新平臺建設,扎實推進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充分發揮粵港澳科技研發與產業創新優勢,進一步激發各類創新主體優勢,建成全球科技創新高地和新興產業重要策源地。”

依托灣區城市群建設全球科技創新中心,是當今世界城市、經濟及科技融合發展的基本規律和客觀趨勢,是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轉型和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


作為深化內地與香港合作交流的前沿陣地,粵港澳之間一直有著深厚的合作淵源與扎實的合作基礎。尤其是粵港澳大灣區上升為國家戰略后,如何利用和發揮好港澳與內地各自的科技優勢,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核心內容。


剛剛結束的兩會上,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專程提到“落實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規劃,促進規則銜接,推動生產要素流動和人員往來便利化。”


作為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的創新引擎,粵港澳大灣區正在以創新升級引領“中國智造”。在大灣區,一條廣深港科技創新走廊正在形成。在廣深港科技創新走廊超過一百公里長的連線上,分布著華為、騰訊、網易、大疆、OPPO、vivo、易事特、UC、酷狗等全球知名企業,還有一大批優秀新銳獨角獸企業正在茁壯成長中。從科技、高科技,到硬科技、黑科技,一個創新金字塔在廣深港科創走廊上形成。在對廣深港科創走新廊梳理時可以很明顯的發現,已經有部分產業,比如TMT與ICT行業,比如一些優秀企業,如華為、中興、騰訊、大疆、華大基因已經形成了“全球技術+中國制造+全球市場”的發展格局。


打造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一個重要的突破口就是加強港澳與珠三角的科技合作,積極吸引和對接全球創新資源。


能否實現大灣區內的協同創新是成功打造世界級科技創新中心的關鍵。粵港澳三地具有深厚的合作基礎、創新共生的訴求等協同創新發展的潛力,需要通過深化改革和創新動作,制度創新、突破創新要素集聚和流動的制約瓶頸,實現全球高層次人才在大灣區的集聚,人才、資金、商品、服務、信息等要素在灣區內的自由流動,構建起跨區域、跨制度的開放協同創新體系,使灣區內創新資源相互補充、相互支撐,實現大灣區城市群共同推進創新、共享創新成果。形成粵港澳交流互動、協同創新的新局面。


港澳地區和廣東在科技創新領域的合作已經具備了相當好的基礎,把港澳地區科技研發的優勢和廣東省的產業化優勢更好地結合起來,是推進粵港澳大灣區科技創新中值得著重關注的焦點問題。


粵港澳大灣區要打造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成全球科技創新高地,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需要在重大科技基礎設施、重大科研平臺、國際水準的科研團隊、國際化創新型教育、開放協同創新、科研體制改革創新供給等方面發力,提升整體科技創新能力。


雙輪并駕,打造世界新硅谷


在“粵港澳大灣區”和“數字經濟時代”這么一個雙重背景下,發展科技創新產業是我們避免被淘汰并實現后來居上的重要籌碼。只有把科技創新產業打造成區域經濟發展的新引擎,開拓發展的新空間,才能引領粵港澳大灣區的科技產業發展,共同打造世界新硅谷。


加強粵港澳三地的科技合作,不只是簡單地補短板,不在于其幾所大學、研究機構能夠提供多少可供轉換的科研成果,而在于其發揮優質創新資源的聚合與流轉。更重要的是借助大灣區平臺使國內外優質創新資源能夠在大灣區內部產生集聚效應,進而發揮出最優的配置功能,來促進大灣區經濟結構調整升級。


粵港澳科技合作的目標應該是打造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通過港澳的平臺,更好的集聚國際資源、國際人才、國際團隊、國際成果、國際創新投資資金,以及國際上通行的創新制度性安排、規則,知識產權保護的經驗、成熟的做法等,這才是它最重要的功能。


發展多元化城市分工體系


強化香港和深圳的特殊優勢,推動港深共建全球科技創新中心,成為新一輪全球產業革命的重要策源地。發揮粵港澳經濟發展主軸城市比較優勢,建設特色科創中心和先進制造基地,形成大灣區科技創新和高端制造主軸。


全力推動深港世界級科技創新中心的建設,提升科技創新走廊的規模與水平,打造創新要素集聚、內生創新和基礎創新能力強的全球科技創新中心。共同推進科創合作的“四大抓手”:科技創新走廊、科技創新平臺、大學創新科技聯盟,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推動粵港澳大灣區軸線的全球高端制造和產業創新集群。建設中小城市先進制造中心、商貿中心、物資集散中心。


推動合理的產業集聚與擴散


加快數字技術產業的空間集聚。以港深為核心,聚焦全球優勢資源,推動信息技術基礎創新,打造信息基礎產業新優勢。積極構建大數據產業集聚區,共同完善人工智能產業集群,大力建設世界級智慧城市群。推動產業空間擴散,探索委托管理、投資合作,飛地經濟,產業轉移園區布局一批優質教育、醫療資源。


建立開放型創新體系,統領城市群發展


圍繞產業鏈規劃創新鏈、圍繞創新鏈完善資金鏈。推進股權投資技術化放大研發資金投入,推進股權投資技術化。推進全面創新改革試驗與開展科技管理體制改革。鼓勵核心新興產業關鍵技術跨地域合作創新。讓香港在國際化的稅制、法制以及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的獨特優勢與大灣區內產業配套完善的優勢充分對接。推動創新中心與制造基地密切合作,建設特色鮮明的產業創新帶。建立大灣區產業發展路線圖,瞄準趕超和新發展潛力產業布局全產業鏈,將分布在產業鏈各核心環節的企業研發項目、市場占有率、人才團隊資源和上下游需求配合有序梳理,設立大灣區跨地區跨平臺的未來產業重大專項。


建立粵港澳大灣區大學合作聯盟,提升高校研究機構的創新能力,培育新產業研發團隊。以參與大學和學科領域為龍頭,建立國際科技創新合作網,在各實驗室項目立項、研究生培養招生、技術轉移中試、企業參與共同研發、產業化落地等方面全面合作,面向全球開放合作資源。此外,可探索建立粵港澳大灣區合作基金,推進創新合作平臺驛站建設。


建立大灣區國際聯盟組織,堅持國際化方向,充分吸納和利用全球創新資源。如筆者參與創建的廣東省委統戰部領導的、全國第一家省級大灣區組織--粵港澳大灣區專業知識人士聯盟,集聚粵港澳1300萬專業知識人士智慧與資源的專業服務創新生態體系,為大灣區發展提供智力支持,支持大灣區的企業、標準、技術和產品走向全球,在更大范圍內推動創新能力開放合作,共同參與大灣區建設發展。(作者系歐美同學會企業家聯誼會理事、深圳市智慧城市產業促進會副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