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簡介:胡薇,日本法學博士,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學博士后,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機構與智庫評價研究室副主任(主持工作),副研究員,歐美同學會留日分會副秘書長,全國日本經濟學會理事,中華日本學會會員,曾在日本留學工作12年。

導語:胡薇說:“經歷就是最寶貴的財富。”

她是日本久留米大學法學專業的第一名中國留學生;她是當選米山獎學生的中國籍碩士留學生;她是國內最早從事信用擔保和股權眾籌研究的學者之一;她參與撰寫的《全球智庫評價報告(2015)》是由中國研究機構推出的首份全球智庫報告;她是《日本智庫研究:經驗與借鑒》一書的作者……胡薇的經歷中,寫滿了無數的“第一次”,貼滿了“首例”“開拓”“創新”的標簽,她在挑戰中漸悟學問之美,她認為,沒有先例,并不等于沒有可能,雖然過程很艱辛,但變不可能為可能,也是一種創舉。 

打破學生國籍限制,步入日本法學殿堂

留學圈里都知道,在日本獲得文科博士學位特別艱難。而且,胡薇還是日本久留米大學法學專業的第一名中國留學生,是她打破了該校法學專業一直不招收中國留學生的慣例。胡薇更是該校第一位取得法學碩士和法學博士學位的中國留學生。

初到日本,胡薇除了基本發音和假名外,幾乎不會日語。但她如“忍者”般不眠不休地倒逼自己,僅僅用了半年的時間就攻克了日語。隨后,她勇敢提出報考“法學專業”研究生。在日本朋友的幫助下,她自學了日本民法、公司法等相關專業內容。在赴日本留學的第二年,這個外表看起來溫柔安靜的中國女孩,就以專業考試加外語(日語)考試成績總分排名第二(含日本考生)、留學生排名第一的優異成績考上了該校法學碩士研究生,可謂一飛沖天。

雖然久留米大學的經濟、商學、文學等專業早有中國留學生在讀,但法學專業由于極高的專業標準,以及擔心中國留學生的專業素質和學習能力,一直沒有招收過中國學生。就在胡薇成功考入研究生院的第二年,該校法學部決定:本科和碩士課程正式開始招收中國留學生!

法學部的教授曾對胡薇說:“因為你是一名非常優秀的中國留學生,讓我們有理由相信,我們可以招收并培養更多中國的優秀留學生”。那一刻,在感到無比自豪的同時,她更深深地感到,“在國外,自己不僅僅是一名中國留學生,更代表著千千萬萬的中國留學生,代表著中國形象。”

突破專業領域界限,開取自由求學之路

在日本,一名碩士研究生由主副兩名導師指導學業,一經指定,輕易不得更換,學生也不會“另投師門”,這幾乎是所有學生周知的“規矩”。

然而,胡薇又成為一個特例。

胡薇的主指導教師是宗岡嗣郎教授,是一位刑法專家;她的副指導教師是西嶋法友教授,是一位憲法專家。兩位教授都非常關心和重視胡薇的學業,強調:“只要你覺得有用,只要你想學,無論你去請教哪位導師,我都同意”。

正是因為兩位教授的開明務實,以“如何培養一名優秀的法學專業中國留學生”為目標,胡薇在攻讀碩博學位的10年間,有機會求教了民法、商法、勞動法、保險法等法學專業的多位教授,同時跨學科地求教過商學、經濟學和政治學專業的多位教授,前往日本各地開展實地調研,拜訪政府機構、銀行、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相關業界的實務人員。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沒有兩位教授的教導和支持,我無法圓滿完成學業”,一路走來,凝聚了太多日本老師的親切關懷與諄諄教導。

求學之路無比艱辛,特別是獨自一人,為求生與求學努力奮斗在異國他鄉,這段刻骨銘心的歷程,讓胡薇切身地體會到日本人的嚴謹、堅毅和奮進,這些精神也潛移默化地融入她的學習和工作中。

身在日本,放眼世界

翻開胡薇的留學簡歷,每一年都獲得至少一項獎學金,她也是該校惟一一名先后榮獲過米山獎學金、日本文部科學省的私費和國費獎學金的外國人留學生。其間,胡薇在2002年4月到2003年3月,當選為國際Rotary日本米山紀念獎學會的獎學生,雖然只有短短一年時間,但是這段經歷卻讓她終生受益。

2001年春,胡薇碩士一年級,如果她申請日本國費獎學金的話,可以提前2年穩妥地拿到高額獎學金,直到博士畢業。其間,不僅每年的學費全部由日本政府負擔,而且國費獎學金更是日本政府授予的一種崇高榮譽。然而,胡薇又一次做出了令人意外的抉擇:放棄國費獎學金,挑戰米山獎學金。

米山獎學生的選拔條件極其嚴苛,每年在同一個地區的同一個專業領域內只選取一名外國人留學生。正因如此嚴格之限定,“米山獎學生”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全球各領域精英人才的代名詞。然而,對于剛考上研究生的胡薇來說,既要在學業上努力攀登,還要打工賺錢交學費及維持日常生活。很多老師和同學都認為放棄夢寐以求的日本最高級別的國家獎學金,進而選擇挑戰近乎“不可能”的這個“硬骨頭”,風險太大,不明智。

到底為什么?她解釋說,因為米山獎學金充滿“溫度”,它不只是單純地給予外國留學生金錢上的援助,更為重要的是,它致力于培養獎學生的國際化視野與思維模式、社會奉獻理念與精神、異文化交流與國際人脈網絡的構建。

這些精神正是胡薇所追求的。“米山獎學生這個身份為我提供了與米山獎學會乃至國際Rotary俱樂部成員以及世界各國留學生交流的寶貴機會,是我一生的緣分”。

立足學術前沿,追求創新融合

能夠當選米山獎學生,胡薇認為有兩個關鍵因素:一是她積極致力于國際交流,二是她所從事的研究課題對服務社會具有現實意義和價值。

胡薇的學士論文聚焦于中國的“無效保證”,其背后的深層次社會背景是中小微企業的融資難問題,為此她從碩士階段開始研究“信用擔保制度”,致力于尋求問題的解決之道。

2003年,信用擔保制度在中國才剛剛起步,極其缺乏相關研究人員和數據資料;在日本雖已有60余年的歷史,但相關研究主要集中于實務層面,極少有人對制度本身開展學術研究。于是,胡薇便開創了立足民法、刑法、商法,結合經濟、金融開展多領域、跨學科研究的先例,積極開展理論與實務相結合的多角度、多層次的中日比較研究。胡薇主持的“中小企業信用擔保制度的中日比較研究”連續2年獲得亞洲太平洋研究中心的研究資助,從該機構的年鑒來看,同一項目連續兩年獲得立項極為罕見,足見這項研究的社會價值。

2012年回國后,為了擴展在金融領域的知識背景,開展更為深入的研究,她選擇到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從事博士后研究工作,更加聚焦我國的中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

早在互聯網金融興起之初的2013年,胡薇便敏銳地發現并關注了眾籌,特別是股權眾籌在小微企業融資方面的重要作用,第一時間開展國際金融制度的比較研究,深入分析并總結借鑒國際經驗,就我國股權眾籌的發展,乃至金融監管制度的改革,提出了有針對性和可行性的政策建議,彌補了當時國內在股權眾籌等相關領域的研究空白。

2015年開啟眾籌元年。2018年3月,證監會發布的立法工作計劃中就包括了《股權眾籌試點管理辦法》,該辦法在內容上驗證了胡薇當初提出的觀點及研究價值。時隔5年再談股權眾籌,胡薇感到既興奮又百感交集,時間的沉淀,檢驗了當初研究的前瞻性,這也是對她作為一名學者最好的肯定。

 

戰略機遇期,再啟新征程

說到“智庫”,自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正式以黨的文件形式把“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確定為國家戰略以來,國內智庫的發展迎來了戰略機遇期,全國各地掀起了“智庫建設熱”與“智庫評價熱”。

2014年年底,由于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急缺國際智庫的相關研究人員,胡薇又一次義無反顧地“從零開始二次創業”,跨界到了“智庫”與“評價”這兩個在中國都是新生事物的研究領域。

中國智庫總量已攀升至全球第二,為了爭取我國應有的國際話語權和國際影響力,從2014年開始,胡薇與團隊成員一起花了近兩年時間研創全球智庫AMI評價指標體系,并最終在2015年11月10日發布了《全球智庫評價報告(2015)》以及“全球智庫百強排行榜”。這份由中國研究機構推出的首份全球智庫報告,以及其中的“全球智庫評價指標體系”,在中國社科院40個研究所競爭18項“中國社會科學院創新工程2015年度重大科研成果獎”中,一個項目、兩個成果,同時榮獲兩項重大成果獎,這是極其罕見的。

《全球智庫評價報告(2015)》還被評為“2016年度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智庫報告優秀報告”,該報告的發布入選“2015年度全國智庫界十大事件之一”,受到中央領導、政府部門以及國內外智庫界、學術界、媒體的高度關注。

該報告發布1個月之后,25家首批國家高端智庫建設試點單位正式公布,胡薇及其團隊又一次被委以重任,承接了國家社會科學基金特別委托項目“國家高端智庫綜合評價指標體系研究”,這對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建設具有重要的指導和引領作用。胡薇帶領團隊于2017年發布的《中國智庫綜合評價AMI研究報告(2017)》榮獲“中國社會科學院創新工程2017年度重大科研成果獎”。2018年又開創了“中國智庫咨政建言成果、學術成果、創新人才”的評價工作,發布了《中國智庫成果與人才評價報告(2018)》。

從全球智庫評價到國家高端智庫評價,從中國智庫的綜合評價到分項評價,胡薇表示,智庫評價的目的是“以評促改”“以評促建”,旨在更好地引導中國的智庫建設與智庫評價的良性發展。近4年多來,胡薇一直奔走于全國各地,堅持理論與實踐相結合,開展實地調研與講學座談,更遠赴海外開展國際智庫調研與比較研究,推進交流與合作。

胡薇歷時4年多撰寫的《日本智庫研究:經驗與借鑒》一書基于大量的訪談和案例等,以全新的獨特視角對日本智庫進行了系統地分析研究,為中國讀者立體、鮮活、全方位地了解日本智庫,透析其影響公共決策的特有方式,進而從更深層次借鑒其經驗,推進我國智庫建設提供了有益的參考。這部著作已榮獲國家社會科學基金后期資助,即將出版。

作為現代海歸女性,胡薇秀外慧中,既勇于開拓事業、積極參與社會活動、堅持開展國際交流和公益事業,同時也非常熱愛生活,喜歡旅游和攝影,喜歡與家人和朋友分享親手烹制的美食,傳遞滿滿的幸福感。

胡薇說:“經歷就是最寶貴的財富”。留學讓她經歷了磨難,也讓她變得更加樂觀而堅強,懂得了信任與責任,學會了感恩與珍惜。“不論做什么工作,目的都是為了發揮自身專長,實現自身價值,更好地服務國家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