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簡介:印萍,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山東歐美同學會會員,青島海洋地質研究所副總工程師。

導語:童年的一個“美麗的誤會”,帶印萍走上地質工作之路。

2019年3月4日下午,在人大代表駐地,記者看到了印萍給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提交的建議——《關于科研司法互動,建立海洋環保公益訴訟技術支持平臺的建議》,她創造性地提出科研機構和司法部門實現信息互通,為各自領域提供專業支撐。

印萍

留學探索海岸帶地質研究先進理論

印萍代表現擔任青島海洋地質研究所副總工程師。1998年赴丹麥哥本哈根大學地理學院做訪問學者,2001年又赴法國海洋開發研究院布雷斯特中心做博士后研究工作。

在初春午后的陽光里,印萍笑著回憶起童年的一個“美麗的誤會”對她走上地質工作之路的影響。出生在1971年的她在遼寧省遼陽市的一個小山村里長大。在她剛剛記事兒的時候,全國正在宣傳“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她每天從村頭的大喇叭里聽到大慶油田“地下石油滾滾”,小腦袋里對地下的礦藏產生了無限的遐想。

一天正在炕上玩耍的她,聽到一陣“呼隆隆”的聲音不斷從地下傳來,她一下子跳起來,到處尋找是否有石油“冒出來”。多年后,她才知道她那時候聽到的“呼隆隆”聲音原來是遠處山上采石場的石頭從山頭滾落下來的聲音。

文革之后,百廢待興,地質工作者在關鍵歷史時期,及時投入國家的生產建設,開展礦產資源調查,她生活的遼寧東部山區是我國東北地區的重要礦產資源地,鐵、鉛、金、煤和大理石礦等資源勘查工作中,地質科技工作者是最早走進她那個小山村的“山外的人”,也是她接觸到的第一批的科學家。

那個呼隆隆的“石油夢”、那個地質隊員背著的有好多的小口袋的“地質包”是她對地質科技工作最稚嫩最美好的童年記憶,也是她在高中畢業后義無反顧地把青島海洋大學的“海洋地質”專業作為高考第一志愿的原因。

可能因為這些已經滲透到骨子里的記憶,成為她克服各種困難,長期堅持在地質調查工作一線,樂此不疲地奔波在我國和多個國家海岸線上的不竭的動力。

回憶起當年有幸獲得出國留學的機會,印萍臉上洋溢著自豪和堅毅。據了解,20世紀90年代初期,我國海岸帶和海洋地質方面的調查研究工作,雖具有一定基礎,但和歐美等發達海洋國家相比,差距還比較明顯。印萍的博士論文研究方向是海岸帶沉積動力地貌學,重點聚焦我國當時已經凸顯的海岸帶侵蝕災害的研究工作。

歐洲荷蘭、丹麥等國家是國際上最早遭受全球變化引起海平面上升的影響,海岸侵蝕嚴重,并開展海岸監測和防護和修復的國家,很多基礎理論研究和實踐案例都是發端于這些國家。1996年,國家選拔出國留學生,印萍通過了當時的英語等級考試,獲得了公派出國訪問學者的機會,她選擇了安徒生故鄉丹麥作為留學目的地。

1998年,我國海岸帶地區的開發工作正進入一個高速發展階段,而海岸帶和河流流域的開發活動和全球變化帶來的海岸帶環境地質問題和地質災害也逐漸顯露,海岸帶開發利用需要更好的地質科學的支撐。

西歐、北歐國家的海岸線地形非常復雜,和我國的山東、遼寧等省份的海岸線地形有非常相似的地方,哥本哈根大學在海岸侵蝕監測和防護方面的研究,有非常好的基礎。

在出國前,盡管印萍接待了很多到訪的美國、法國、丹麥、德國等外國專家,和他們交流合作也比較愉快,但因為剛博士畢業,又是第一次出國,心里還是有很多忐忑。

于是,印萍對歐洲文化等有關方面知識做了惡補,特別在其研究的海岸帶動力地貌方面對國內的情況作了充分的了解,帶著問題踏上了赴丹麥學習的旅程。所以,她出國后很快就進入學習和工作狀態,專心致志地在哥本哈根大學地理學院開展海岸帶地質演化方面的研究,廣泛了解歐洲海岸帶地質災害問題的起因,對國際上剛剛興起的海岸帶綜合管理的概念進行了深入了解。

她在丹麥期間參加導師團隊的野外工作,克服語言和野外艱苦的條件,參加了大量的外業調查和監測工作。

有一次風暴期間,她獨自一個人留在野外觀測站開展泥沙捕集的監測工作,由于風暴潮影響,海水上漲快,她一個人背著幾十斤的沉積物樣品,在齊腰深的海水里,在北海的潮灘上步行4公里左右,把珍貴的觀測資料和樣品帶回來。

還有一次,她騎的摩托車在野外出了故障,她推著摩托車在泥濘的海邊小路上步行2個多小時回到駐地。

若干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她獨自待在海邊的野外基地,聽著呼嘯的海風怕打著基地的門窗,在遠處港口為航船引航的不斷轟鳴的炮聲中入睡……

丹麥學習結束回國后,她所在的國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正在與法國海洋開發研究院開展東海陸架第四紀沉積環境演化和古氣候變化的研究工作,是當時古海洋學研究的熱點領域,科研團隊急需有相關領域科研經驗、外語好的青年科技人員,印萍被選入這個科研團隊成為技術骨干,受到法國使館科技合作獎學金的資助,赴法國開展了前后兩年的博士后合作研究工作。

在此期間,印萍作為骨干科技人員和中法團隊合作交流的橋梁,很好地促進雙方的交流合作,也在專業領域取得了長足的進步。2003年,她破格晉升為副研究員。 

立足一線服務需求促科研轉化

學成歸國后,印萍很快投入海岸帶地質環境和地質災害的調查和研究工作。針對海岸帶侵蝕災害,提出海岸侵蝕綜合分析模式,建立了海岸侵蝕的評估、預測和預報模型,改進了海岸侵蝕的監測和研究方法,推廣到我國海岸環境評價和海岸帶保護和治理工作中。同時,她開展海岸地質關鍵帶陸海相互作用的研究工作,關注全球氣候變化和人類活動對海岸帶環境的影響。

印萍還先后主持和協調“中-荷海岸帶全球變化對比”“中越長江與紅河三角洲全新世沉積環境演化對比研究”“中國-東盟地學合作與減災防災”等多個國際合作項目。特別是開展的中國-越南低敏感海洋領域的合作工作,在近年南海周邊海洋事務形勢復雜的情況下,仍然有效地推進了中越海洋事務交流,服務于國家外交戰略需求,項目得到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重視。

印萍(左二)在荷蘭代爾夫特與荷蘭專家探討地質理論

印萍還積極探索海岸帶陸海綜合地質調查的工作模式,組織山東省、江蘇、上海和浙江等海岸帶綜合地質調查工作。雖然身體嬌小,她卻成了為祖國18000里海岸線地質環境安全奔波的女漢子。

印萍代表說兩會結束后,她將很快到緬甸開展伊洛瓦底三角洲的調查工作,看樣子,她的腳步走的更遠、更堅實了。

認真履職提出專業化建議

2018年任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以來,她在新的崗位上積極履職,加強達標履職的學習工作,深入調查研究,全方位認真履行人大代表職責。

2018年7月,印萍參加了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蔡達峰帶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防震減災法》實施情況的執法檢查。

2018年9月,她參加山東省人大常委會組織的全國駐魯代表海洋強省和海洋科技創新調研視察。

2019年2月,她受邀參加最高人民檢察院組織的海洋環境保護檢察公益訴訟工作調研座談暨“守護海洋”檢察公益訴訟專項監督活動部署會。

為充分履行人大代表職責,印萍做足了功課。她今年的第二份建議是《加強地質工作支撐海岸帶自然災害防治和生態保護修復》,建議加快海岸帶陸海一體地質災害綜合監測體系建設,優先構建河口、灣區地質災害綜合監測系統。

2019年3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強調指出,保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加大生態系統保護力度。印萍表示,習近平總書記這些重要指示,將成為今后工作的指針,她要為祖國的萬里海岸的生態環境安全貢獻自己的青春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