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從哈佛大學經濟系畢業后,鄧雨晨并沒有急著找工作,而是想把一個深埋心底的想法變成現實。

這位95后海歸參加過一次去云南麗江的支教活動。當看到貧困地區的孩子英語學習面臨教師缺乏、學習環境有限等問題時,他想,“能不能有個機器人一樣的老師可以一對一教學生學英語”?

于是,他和同學聯手成立了學神人工智能有限責任公司,著手研發一款提高英語學習效率AI教育“神器”。

投身AI教育創業,并不是一場簡單的頭腦風暴。在哈佛大學讀書時,他曾兼職教剛移民到美國的小孩英語。

他用溯源糾錯的方法,幫助小孩明確“錯在哪里”“為什么出錯”,再“因錯施測”制訂一套精準的教學內容。憑借自己摸索出來的教學法堅持了一段時間后,孩子們做英語習題時逐漸明晰了對與錯的界限,學習英語的信心也提升了。

鄧雨晨發現國內大多數小朋友學習英語都很費勁,英語單詞、語法基本都靠死記硬背。“中國小孩沒有良好的英語語言環境,學習也很費勁”。

校外英語培訓機構仍然以老師、教材、教室為中心,屬于勞動密集形態,這樣的教育模式弊端在于傳統班課“重視語法,忽視口語實踐”,灌輸式的教育導致大部分學生的“聾啞英語”非常普遍。

“定制化、個性化是大趨勢。與傳統線下教育不同,在線教育能通過線上輕資產運營,打破教育資源在時間、空間上的局限。”他說。

在鄧雨晨看來,像學神這樣的人工智能化學習平臺既可以為教師減少冗雜重復性的作業檢查工作、分析錯誤歸類的工作,也可以為學生提供更便捷和更快的課前、課后或者測試的答題、提交和檢測;還能為家長提供更直接的通道,且更精確地了解孩子的學習進度。

前不久,鄧雨晨的“英語學神”語法檢查、做英語習題第一版本上線測試。在他看來,這才剛剛邁開了創業之路從0到0.1的第一步,接下來,還有很多空間等待發揮。“接下來,還要努力從0.1走到0.5”。

在創業階段,海歸創業最需要的獲得關于市場開拓、金融服務、創業場所等方面提供的幫助。鄧雨晨的公司初創時,大部分啟動資金來自家里。由于對國內市場環境、行業規則等并不十分了解,他覺得困難重重,“找資源,建數據庫,融資,組建團隊,項目推廣,一切都要親力親為,頭緒很多。”

鄧雨晨一直堅持著自己的創業理念,就是用人工智能技術做成一款能為英語學習者提高學習效率的產品。“我們不是代替教師,也不是取代課外輔導。只是作為一款‘計算器’,為每個孩子提供個性化的英語家長。”

為期一年多的大數據收集過程中,鄧雨晨在北京走訪許多家出版社、培訓機構,希望數據共享,有的機構提供了題庫資源,但拿回題庫后發現,很多英語題的設置有問題,甚至連答案都是錯的。這就需要他和團隊對這些題目進行再次甄別、梳理、糾正。但也有機構并不認同他的理念,覺得在圖書企業“只管賣書”就是主業,并不愿共享。

鄧雨晨意識到,在當下國內英語學習熱的背景下,英語在線教育創業公司太多,賽道擁擠。要想創業成功,產品必須有自己的特色,單純使用智能AI識別技術提供英語學習服務這一個核心業務確實有點缺乏競爭力。

即便如此,鄧雨晨依然安慰自己,創業是螺旋上升的過程,對自己也是一次鍛煉,自己的人生在創業經歷中得以完善和豐富,更加全面真實地認識了自己。“創業不僅要找到好的項目,更要腳踏實地,把創業的每一步走好走穩”。

2018年,品途智庫發布的《2018中國在線英語教育創新研究報告》顯示,未來在線英語教育市場發展,人工智能是大趨勢之一,伴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的發展,以及與教育各環節的融合應用,AI成為繼資本之后第二個發展的重要助推器。

眼下,國內各類線上線下英語培訓機構、創業公司不斷涌現,成立于2012年9月英語流利說已于2018年在紐交所掛牌上市,成為全球第一家AI+教育賽道上市公司。縱觀國內市場,一方面是同質化的沒有核心競爭力的項目已經開始收縮、并購、甚至倒閉。另一方面,仍有資本越來越青睞部分優質項目,它們開始逐漸走向行業上風口。

鄧雨晨的困惑是,人工智能+教育已然是大勢所趨,機會與挑戰并行,要想入局這個風口,從中分得一杯羮,應該如何把握發展機遇?

“在線教育公司成功因素在于:流量×轉化率×用戶最終價值。”GGV紀源資本投資副總裁于紅說。她和團隊曾投出了作業幫、英語流利說、小站教育、皮皮魚少兒英語、理優1對1、小步親子以及考拉閱讀等7個教育項目。

于紅解釋稱,流量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轉化率,流量與轉化率相輔相成,但最終決定轉化率的一定是產品品牌。而品牌有兩個維度,一是時間維度,另一個是結果維度。

于紅說,教育結合AI創業,公司必須要有很強的技術壁壘。“大數據跟AI是兩碼事,如果平臺積累了用戶數據,但沒有對數據進行分析,然后再進行個性化推薦,或者只是只淺層次的應用,那么這樣的數據是沒有用的。只有數據的確要做到個性化,這樣才有價值。如果一家科技類的教育公司,它能夠展示出個性化的教育解決方案,那么它的AI就算落地了”。(焦敏龍)